无家可归

with No Comments

在暮色苍茫中母女两在临湖的一处幽径尽头找到George的豪宅…故事便正式开始了。

老姐自从25年前定居中西部乡下以后,扎根位处浩瀚玉米地的大学城,生儿育女,顽强创业。 如今儿女长成离家,老姐于今年初秋迁职西部的科州州立大学任教, 八月底带领学生一班人马落户位于西北高坡上的Fort Collins. 因家具搬运被延迟,又正遇上秋季学生入学高峰,初抵福特考林的一个周六,竟然一时找不到旅馆, 只好与正欲西行去加州理工学院报到的女儿瑞雪在没有家具的公寓里以地铺将就了一夜。

刷墙周日,母女抓紧时间来到系里,为将要搬入仪器的实验室粉刷墙壁。 两人身着T恤,头扎手绢,奋力刷漆。 眼看日已西斜,老姐出去取东西,在走廊里遇到一位银发披肩,神态矍铄的老者。 对方上来打招呼,自称是系里的教授,Prof. George Larsen. 当他听取老姐自我介绍后,立刻表示知道她的到来,并致以欢迎。

老者和善地询问其搬家落户情况。老姐如实告知,目前其它一切就绪,唯独家具未到,形同homeless. George一听,立刻建议搬到他家去住。 “我的五个孩子都长大离家,只剩我和太太。 房子有足够的地方让你们借住多久都没问题。 说干就干,现在就走!” 老姐百般推辞,争奈老头助人心切,雷打不动,执意offer, 于是只好匆匆回到位于校园附近的临时公寓, 拿上洗漱换洗用品,与瑞雪开车照老头给的地址赶过去了。

在暮色苍茫中母女两在临湖的一处幽径尽头找到George的豪宅。 進入宽大的与起居室通连的厨房,母女与老夫妇在灯下见面打招呼。 George正要介绍,电话响起来,于是急忙招呼她们随意请便。 再看夫人,一位五六十岁的日本妇人,脸色凝重,不苟言笑。 她回到灶下,完成了正在做的Enchiladas,往几块干巴巴的牛肉片上洒了些罐头汤汁,然后回头对老姐母女俩点头示意:“你们的晚餐做好了,请用餐吧!”老姐看看那滩东西,然后笑着回到:“谢谢,我们已经用过晚餐了!” “那好,留着你们明天吃吧!” 然后,日本女人上楼去了,始终没有露出一丝笑容。

来到客房,瑞雪对母亲说:“Mom, I feel so awkward and unwelcome! This is so uncomfortable and embarrassing, I’d rather sleep on the floor of our apartment! Let’s get out of here tomorrow!” (”妈妈,我觉得太别扭、太不受欢迎了! 简直是受罪丢脸!我情愿睡公寓地铺。咱们明天赶紧离开这里吧!”) 老姐安慰女儿:“别着急,周一学生入学高峰应该过了,肯定能找到旅馆。 再过三天,家具一到,我们就有自己的床了!” 果然上网一找,好几处旅馆都有房间了。

第二天一早,老姐就对老夫妇表示感谢,然后提出要离开。 George很吃惊,极力挽留。他太太的脸色较昨晚略微缓和,并且加入了挽留的行列。 她说,我明天要请客,你要不就留下来给我当帮手?请六家人,我一个人确实忙不过来。” 老姐见她如此说,反而难以坚持离开。 于是她说,没问题,我留下来帮你。 这样吧,今晚我买些东西,晚饭我来给你们做。“Are you sure?” 他太太问。“Of course, I love cooking!”

cooking steak晚上回来,老姐把买来的groceries在柜台上一一取出。 George太太过来一看,显得大为惊讶:“鲜榨石榴汁!牛排!新鲜野三文鱼!这些都是很贵的东西,真的是你买的?” “当然了!在做饭用料上,我从不手软(When it comes to food, I never cut corners).” 老姐一边捋起袖子一边说。

在George太太几乎是惊讶的眼光注视下,老姐麻利地做了包括沙拉、烤牛排、烤煎三文鱼等大半桌美味。 George太太忍不住和她攀谈起来:

“你们到底从哪里来的?”

“我刚从Ohio搬过来。”

“喜欢这里吗?”

“很喜欢,这里生活非常便捷,环境也非常优美,我女儿也很喜欢这里。”

“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你们到底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我们的家具三天后就到。”

“家具?”

”是的,搬家公司耽延了。多谢你们好心让我和女儿住你家。认识你先生这样的同事真荣幸!”

“同事?”

“是啊,我是George系里新聘的教授。”

“天哪!!George告诉我有两个homeless要到我家借住几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