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场里的中医智慧(一):病之缘起

with No Comments

兀兀同一场,腾腾共业用。寂寂一分二,荡荡还同一。每人的疾病和不健康,正是自身的同一场的失衡和妄觉上背离宇宙自大同一场……

由一双筷子看同一场

一般人讲中医或中医的智慧,当然离不开中国文化。追根溯源会直到《易经》的源头。究其医学的体系会在《黄帝内经》里面发现其智慧的光芒。

这当然没错。但是如果还要问更深一层,《易经》之前和黄帝问道于天师之前是如何?可能就少有回答了。因为要回答,就涉及到宇宙和生命的本源了。而这是古今中外一切宗教家、圣贤、哲人和科学家为之奋斗不息,探究不止的课题。

在所有伟大的宗教家、圣贤、哲学家和科学家,并非没有给出答案。如佛家的心性、老子的道、儒家的天、宋儒的理、基督教的上帝、柏拉图的善、尼采的存在、霍金的奇点…….,他们各呈精彩,要以自己的所得所悟给予世人以渡津之舟。希望将世人的歧见统一,而出离迷惑。可谓用心良苦矣!

一双筷子于今,我却从一双筷子,发现了真理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无怪乎老子曰:百姓日用而不知。

所谓筷子,究其本源是由两根木棍组合而成。而两根木棍,是由一根断开而得。由两根木棍组成的一双筷子,纠其本源,乃是同一体也。此同一体,因其用而生出万般的变化。由此推理,宇宙万有,无不是由此“同一”而生。一双筷子的交叉,运转,也就诞生了时空的演绎。由时间和空间的转换交替,派生出三维乃至多维宇宙的展示。由于一双筷子的交替转寰的能量,其筷子的体,加上相互转寰的空间,于是就具有了“有”和“无”具存的“场”,我名之曰:“同一场”。

是故易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孔子言:“吾之道一以贯之”。基督教有: “上帝创造万物”。……..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诸位先贤哲人已经有了“道”、“一”、“上帝”,…….,等等的阐述,你如今又提出“同一场”的概念,是否哗众取宠和多次一举呢?我说,非也!上帝造物,一以贯之,道生一等,不免有主次,先后之分。凡立先后主次之名,总不免有先之先为何?一之先为何?上帝之先为何?道之先为何……?如此诘问,不可穷尽。科学家如爱因斯坦欲用数学证明上帝之存在而不可得;霍金欲以奇点代替上帝之论而不能立。即使如此,仍然是不可穷尽。

而最为接近表达和揭示万法实相的非禅宗莫属。

从释迦摩尼拈花迦叶微笑,到维摩诘“一默如雷”,至后来宗门巨匠擒拳拂尘,击鼓拖石,眼开眼闭,都是欲指示求道者,真如实相,一切现成,同一体性,不增不减,不生不灭。禅家的诸般作为,确是老婆心切,一方面要引导求道者悟入实相;另一方面,又恐学者落入言诠,住文字相,而生葛藤。上根利智不论。于大众却多是如盲人摸象,终其一生而不能得窥门庭。

用一双筷子,拈起生命本源,掀开宇宙实相,立此“同一场”名。

“同一场”者,宇宙万法皆在同一场里而无可逾离也。

其意即极简极易,有与无,生与灭,精神与物质,虚与实,有情与无情,人与非人,有想、无想;非想,非非想。以及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得与不得,失与不失;过去世界,现在世界,未来世界;乃至四维上下,恒河沙数,算数比喻所不能穷尽之三千大千世界,皆在同一场内而不可逾离也。

以四料简概括同一场有四层玄义:

兀兀同一场,
腾腾共业用。
寂寂一分二,
荡荡还同一。

病之缘起

病之缘起众生之疾,有无明烦恼,生老病死之苦,乃至被虚邪贼风所袭,四大不调,七情六欲所困而病。究其根源,无不是与同一场二元对立与失衡之疾也。

在基督教的《圣经》里,摩西讲述创世纪时说:上帝在伊甸园里对亚当和夏娃说,不要吃智慧树上的果。但是亚当和夏娃并没有听从上帝的告诫,偷吃了智慧之果。于是就有了美丑、善恶、得失等等二元对立的知识概念。打破了同一场,也就生出了无明业疾。也可以说人类的疾病,也就是人类的“原罪”。之所以为人,在基督教来说具有“原罪”,在佛教就是“业”,在现代科学就是“DNA”。

每人的疾病和不健康,正是自身的同一场的失衡和妄觉上背离宇宙自大同一场。

用同一场的观点看,一双筷子,要使用得当,首先是平衡和共力同向。我们不可想象,两根筷子,不均衡用力,或分开使用,能够夹起食物;或夹起食物后,两根筷子突然分开,这样必然是食物的失落。这失衡、对立、纠结和冲突就是在同一场被破坏的显相,在中医来说就是——“阴阳失衡”,也就是常人说的疾病。

是故筷子能合于同一场,即能平衡使用,变化无方。而岐伯向黄帝讲述的上古之人之生活状况,正是同一场生活的生动描述:“岐伯对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这段文字之要点在“法于阴阳,和于术数,”和“形与神俱”。而与之相反,则是阴阳,术数,形神的同一场的破坏。其结果就是“半百而衰也”。

人类的悲剧,正是总想与同一场对立,或超越同一场,不知自身和世间万有与同一场本是同一,且“不可须臾离也”。正如自己用手抓住自己的头发,要把自己提到虚空一样。因而自己与自己作对,自己与自己为敌。看见自己的影子以为是魔鬼,总想摆脱自己的影子。最后是精疲力竭,疾病缠身,郁郁而终,不得解脱。

一切不健康和疾病的缘起,正是自身同一场的失衡和妄觉背离同一场之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