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华彩”——为中国水彩艺术正名

with No Comments

作者带我们欣赏因不够“宏大”而被冷落的水彩画,原来韵味无穷,读文,看画吧

bainianshuicai1水彩画,作为一类画种,在中国艺坛一直处于边缘的位置。

一方面是因为其材料本身具有轻、快、薄的特点,难以覆盖或精雕细琢,不适合创作鸿篇巨制的大作;另一方面又因其起源于西方,在底蕴上与千年传统的中华文化联系并不密切。因而,从美术类院校的专业设置到如火如荼的艺术市场,水彩画的处境都颇为尴尬。

人们熟知国画油画,甚至版画和雕塑等艺术形式,而水彩却难以独立于其中与之平行,而多是作为学生们写生练习的基础课程,亦或是成为速写的一种来创作草图或者设计效果图。高价频出的艺术市场则基本被国画和油画两大画种所包揽。

虽然难以企及油画的“宏大”,也不能如国画一般“摹古”,水彩画的创作却往往能带来意料之外的艺术效果。正是因为水彩画自身具有轻、快、薄的材料特点,恰恰使画面常常具有偶发的生动性、抽象的艺术感,成为几代画家青睐的画种。

bainianshuicai2位于北京东城区的中国美术馆,近日呈现出“百年华彩—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此次展览客观地梳理了水彩画从传入中国到发展至今日的百余年历史,也呈现了不同时代代表画家的代表性水彩画作品,无论从艺术性还是学术性的角度,都别具一格。尤其展览开幕日人头攒动,迎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艺术从业者、爱好者以及广大艺术类院校师生,实可谓中国百年水彩艺术的一次正名。

观摩“百年华彩”水彩画展,眼前的斑斓色彩可能来自一个世纪以前,也可能出自如雷贯耳的当红画家之手,也许画幅鲜有巨制,但画面的整体气氛和具体的形象无不生动活泼。

观者既能感受到保存一个世纪依然透明流动着的水彩风景画,也能看到工厂里辛勤劳作的工人们,亦或是流露着憨厚笑脸的淳朴的农场村妇,当然也有曾经一度风靡上海滩的月份牌的样式,也少不了吴冠中从自然中提炼出的点线面,还有鲜艳欲滴的瓶花和栩栩如生的动物,总之,百年的中国水彩艺术在题材上广纳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成就了一批批卓越的水彩画家,为后人留下了每一个时代的艺术印记。通过不同时代不同画家的诠释,水彩画的绘画技法和内涵也被不断丰富着,在艺术形式愈趋多元的今天仍然散发着生命力,流光溢彩。bainianshuicai4

充实了“百年华彩”的最大功臣,莫过于一代代富有创造力的画家。

画家各自的探索和努力大致呈现如下几种形态:追随近代英法式那种轻快明朗的画风,其代表有关广志、李剑晨、潘思同、张充仁、陈希旦、黄铁山等;追求绘画本体、综合东西形式要素的探索,其代表有倪贻德、席德进、王维新、周刚等;融合中西绘画的墨彩实验,其代表有乾隆宫廷“水彩”画家、李毅士、夏葆元、蒋跃等;推倒西方学院派写实法的意象画,其代表有张英洪、雷洪、梁钢等;从高度概括到非具象的抽象画,其代表有吴冠中、萧如松、关天颖;摆脱水彩局限,旨在增强其厚重感和力度感的实践,其代表有王肇名、黄增炎等;在人物画和主题性绘画方面有所突破,显示出创意和智慧,其代表有关维兴、龙虎等;意在强化表现对象的质感和量感,其代表有陶世虎、刘寿祥等。此外,还有一些特立独行的画家,如主张去个人化“追求大我”的江启明,和以佛画为题材的田沧海等。

在当今国画、油画、当代艺术等艺术门类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曾被视为“小画种”的水彩画通过这此次规模盛大的国家级展览,展现出令人可喜的繁荣与成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