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大山裏的孩子

with No Comments

金秋季节,與好友永凱及一位志願者,去探訪受愛心基金會資助的學生,他們全來自障殘家庭,地點是黃山以西的安徽石台縣。北京至石台,要坐15個小時火車,在硬臥下輔,  我們或坐或躺的,談天説地,隆隆聲中,好像沒怎麼睡,早上5時多便到了。下車後白濛濛一片,跟自己的腦袋差不多,心中的美景也就隨霧而逝。

天道酬勤

with No Comments

专访“爱迪生优秀发明奖”获得者、科学家李冰博士 (一) 荣获发明奖 李冰, 药剂学博士, 可可和青青的妈妈, 是一位发明家! 李冰, 科学家,获得了一项冠有大发明家名字的奖—汤姆斯爱迪生优秀发明奖! 李冰, 和她的同事, 前不久接受了新泽西电视媒体的采访。地点, 就在当年爱迪生建立的实验室里。 出席在新泽西召开的颁奖大会时,李冰一袭大红的晚装裙, 美丽、 飘逸、 优雅。 当晚获奖者中唯一的亚裔女科学家, 面带羞涩的微笑, 站在台上, … Read More

从中医看高血压

with No Comments

“高血压”是什么?中医陈景亮访谈 陈景亮医生说,中医认为血压高乃血脉不通,血脉紧张所致。血脉需要扩张,让阳气达到全身和脏腑,这需要心火的宣通,而受风寒或不良情绪,如抑郁,会令心火受抑。

冷饮的危害

with No Comments

中医认为脾胃喜热不喜寒。 中国人早餐爱吃热粥热餐, 饭后喝茶, 与美国人清晨喝冷果汁, 进餐时冰水不离口行成鲜明对比. 我们在这一期的<饮食误区>栏目里, 转载了<冰毒>一文, 虽然本刊没有考证原文的科学性可靠性, 但认为其中不少观点值得参考.

品味《生活的艺术》

with No Comments

曾有人说:《生活的艺术》是一本需要静静地坐下来,沏上一杯清茶或点上一支香烟,在茶香和烟雾中慢慢领略内涵的书。我倒觉得,读好书不必拘泥于场地,如林语堂先生在书中所引用曾国藩的话:“即旷野之地,热闹之地,亦可读书”。我在通勤火车上品味《生活的艺术》,虽无茶香和烟霭相伴,却有思绪和悠古之情随着滚滚车轮飞扬而去。在平淡中感受神奇,于温文中体会醇熟,也许,这就是平常生活中可供我们追寻的艺术轨迹吧。

扶正跑偏的人生

with No Comments

偏见如同偏食,都是人生的障碍。 一直以来我总认为偏食的人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个体人格或待人处事上一定有着与之相应的缺陷,时间够长终能发现。我自己曾经有过自童年起就拒食两种食物的经验,但都清晰地记得当初排斥的原因,所以成年后又轻易地解开心结重新接受了。素食的人是在环视整个世界后悲天悯人,头脑清晰主动放弃了另一半的食物,不在偏食之列,反而值得我们尊敬。再者,斋食之人大多怀有正见,让人觉出满襟和气。

前生陪伴过你

with No Comments

“不要折我,” 她隐约听到一个声音, 心中一惊, 举起的手, 停在了空中。 环望四周, 旷辽的海岸, 空无一人, 只有海水轻拍海岸的声音。 “哪里会有什么声音?” 她自嘲地笑了, 停在空中的手继续伸下去, 伸向那根草, 长在海岸岩石边的一根草。

野火燒不盡

with No Comments

整整卅六年了,每當聞到燒紙的煙味,記憶都會將她帶回到那個炎熱的夏日令人窒息的濃煙裏。那個夏季,她剛剛讀完小學五年級。她至今還清楚地記得,她那天起得挺早,想利用開學前的最後幾天再看幾本課外讀物。

颈椎的自疗和食疗

with No Comments

正如陈景亮医生所说, 常年坐着的人, 颈椎格外需要保养.  因为颈部不仅有重要的血管和神经, 还是主要经络的通道. 颈椎受伤或错位, 不仅仅会引起疼痛不适, 更会影响头部的气血运行. 本文就颈椎保养提供了几个不同的体疗操以及食疗方法.

幸福与豪宅

with No Comments

前些日子拜读了文学城网友“我心作主”君 (by my heart)的一篇博文《日子和生活 — 诗意栖居的生活》和华府文友吴嘉的杰作《电 . 大自然 . 马里女人》,颇有同感,也让我想起了几则有趣的故事 。第一个是“荣期三乐”的 故事 。孔子游泰山时,在路上遇见一个叫荣启期的老者,衣不蔽体,但弹琴唱歌,怡然自得 。孔子问他:“先生为何这样快乐呢?” 荣启期回答说:“我快乐的理由太多了 。天生万物,唯人为贵,我有幸为人,这是第一乐也 。男尊女卑,我有幸为男人,这是第二乐也 。有些人还没有离开襁褓就已夭折,我已活到九十,这是第三乐也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