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脚》系列:贵州-兴义(下)

with No Comments

马岭河峡谷是我2015年中国旅行的最后景点,两小时游毕。驻足小憩,想到此行从湖南东来贵州,12天匆匆而过,马上又要西去云南了,对贵州还真有点不舍。此行贵州,主要景区几无遗漏,我对贵州自然山水总的评价是两个字—超棒,同时也认为贵州是中国最被低估的旅游资源大省。 又想到自己一路平安,以六十五岁之龄无病无灾地横贯了贵州,感恩之情油然而生,对著苍天,由衷地呼了一声“谢了,老天爷!” 遂掉头出了景区,奔火车站而去。

《中国行脚》系列 贵州-兴义(上)

with No Comments

來前做萬峰林功課時得知峰下有個叫”納灰”地方,當時覺得這名字真土氣。

《中国行脚》系列 贵州-黃果樹-紅崖天書

with No Comments

沿著白水河行走,你會發現這條河千變萬化,時而闊達百丈,時而又一躍可跨;

《中国行脚》系列 貴州織金洞

with No Comments

在洞中行走,真讓人目不暇接,嘆為觀止,行不及半程就折服馮老的品評了.

《中國行脚》贵州:西江苗寨

with No Comments

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有千年歷史的苗寨10年前就向聯合國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了,可希望越來越小,越來越沒戲,就因政府和私人不吝投資,將它“改善”得越來越沒傳統特色了。

《中国行脚》系列 贵州-贵阳

with No Comments

由“黔驴技穷”又想到“夜郎自大”。这两个贬义成语怎么都摊到贵州头上了?黔之驴非贵州之驴,那古之夜郎是今之贵州吗? 以前的教科书、辞典等告诉我古夜郎国在今日的贵州省,可不久前筹划贵州行脚,在网上搜寻夜郎国古迹时,一条湖南新晃县的官方报导让我大吃一惊:新晃县斥资50亿元,用地30平方公里重建夜郎古国 ……

《中國行脚》 贵州:镇远

with No Comments

這鎮遠古城近六百歲的祝聖橋,夜如艷婦,晨若村姑。村姑固然純樸,可今人多擁抱艷婦去了。

《中國行脚》:梵淨山

with No Comments

進山的路上我一直琢磨梵淨山三字,名字起得太棒了,梵天淨土啊!

《中國行脚》:湖南-洪江

with No Comments

我今天能來洪江,是拜兩位大師的忽悠。

《中國行脚》系列 2015年 湖南 .黔城‏

with No Comments

我來黔城是為憑弔故人遺跡的,那位故人是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的詩人王昌齡,是他那首《芙蓉樓送辛漸》的含蓄蕴藉、淡雅清淒的美學意境將我引來。站在潕水橋上望着岸邊的龍標古渡,仔細尋找着芙蓉樓,此時,那首七絕如清溪般從心底淙淙而出: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链接:http://1drv.ms/1PCBD63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