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浩气长存 — 遥祭印其章先生

with No Comments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无论是在学校,在神经生理学界,还在我们这些后学的心中,印先生永远都是一块难以逾越的丰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

浅谈吴地先民和吴文化的演变

with No Comments

春秋以前的江南吴地,是落后、偏僻、荒蛮,还是经济发达、文化丰厚、人间天堂?

往事三十年:高考

with No Comments

每当到了绿肥红瘦、桐幽荷香的初夏时分 ,我就会遥望太平洋彼岸的故国,挂念着那些磨拳擦掌准备应战的考生们。纵观半生,对我们这一代人产生了最深远影响的事件就是高考 。

千古华章《洛神赋》荡气回肠叔嫂恋

with No Comments

曹植(子建)是曹操的幼子,魏晋建安文学的核心人物,以善饮和文采留芳后世。唐代诗仙酒仙李白对率真豪饮的曹植极为推崇,他在其著名的《将进酒》一诗中写道:“……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

幸福与豪宅

with No Comments

前些日子拜读了文学城网友“我心作主”君 (by my heart)的一篇博文《日子和生活 — 诗意栖居的生活》和华府文友吴嘉的杰作《电 . 大自然 . 马里女人》,颇有同感,也让我想起了几则有趣的故事 。第一个是“荣期三乐”的 故事 。孔子游泰山时,在路上遇见一个叫荣启期的老者,衣不蔽体,但弹琴唱歌,怡然自得 。孔子问他:“先生为何这样快乐呢?” 荣启期回答说:“我快乐的理由太多了 。天生万物,唯人为贵,我有幸为人,这是第一乐也 。男尊女卑,我有幸为男人,这是第二乐也 。有些人还没有离开襁褓就已夭折,我已活到九十,这是第三乐也 。”